當前位置: 首頁 > 核電知識 > 核安全

核安全文化的變遷(來自:南方人物周刊)
2010-06-29

時至今日,美國的核管會(NRC)在對第四代核電站技術進行安全評估時,“幾乎假設倒霉的操作員把所有能犯的錯誤都犯了一遍,同時還趕上天災(地震或海嘯)”
本刊記者 李珊珊
人類在利用核能的道路上并不是一帆風順的。上世紀70年代之前,核電站在設計上采用和采取了許多設備和措施以防止事故的發生及限制事故的后果。但設計的前提是認為所有的意外均在設計考慮中,成熟而理性的操作員按照規程正確操作,從而保證安全。但是,兩次核泄漏事故改變了這一觀念:經過三哩島事故,人們認識到出現操作員誤操作的可能性;而通過切爾諾貝利事故,則進一步認識到,緊急情況下,核安全文化對一個核電站的決定性作用。
三哩島事故
1979年3月29日,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哈里斯堡附近的三哩島,一個核反應堆出事了。先是因為向反應堆灌注冷卻水的管道爆裂,而備用管道的一個管件閥門又不小心關閉了。雖然控制棒已中斷了鏈式反應,但裂變碎片衰變的能量仍在繼續加熱著堆芯,此時,一位操作員誤以為反應堆灌滿了水,關閉了堆芯緊急冷卻系統。堆芯開始過熱,燃料包殼和構建都熔化為液體;之后,雖然裝載燃料的壓力容器沒有熔化,但仍有部分有放射性的一回路冷卻劑漏進了安全殼,這使得安全殼內充滿了強放射性的混合物。就這樣,在三哩島事故中,1/3的堆芯出現損壞,并發生了部分放射性泄漏到環境的事故。
三哩島事故后,附近的很多居民買來蓋革計數器測量當地的放射性,發現當地的放射性比全國平均水平高約30%。這個發現引起巨大的關注,卻也令專家們疑惑,因為核電站釋放的放射性遠低于那個數字。最后發現,高劑量是當地的區域性特征,早在事故之前就這樣了,它來自當地土壤里的氡。而據科學家們預計,對生活在三哩島附近的5萬人來說,當時的核泄漏只能殺死60人。但這些并不能阻止當地居民的恐慌,三哩島事故30周年時,仍有居住在附近的人撰寫紀念文章,表示:“不管科學家怎么說,也不論政客們是如何向媒體解釋,我都要告訴大家,三哩島附近的城鎮中的癌癥發病率奇高。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都高(切爾諾貝利地區除外)。”
三哩島事故極大地影響了公眾對核能的看法,在此之前的能源危機后,西方主要工業國家紛紛把核能作為化石能源的替代品,正是核能的黃金時代。事故后,曾經在美國蓬勃發展的核電行業中止了。沒有新的核電項目,甚至很多原計劃兩年后開工的項目都終止了。三哩島事故后長達30年的時間,美國沒有建設或投產過一臺核電機組,作為世界核供貨商龍頭老大的西屋公司,民用核設施生產幾乎沒有了訂單。甚至有人認為,正是從三哩島事故開始,世界核電發展開始步入近30年的蕭條期。
但這次事故也使業界更注重儀器操作平臺的研究,以減少人為因素的失誤,并以更苛刻的標準重新評價核電站對公眾的潛在風險。時至今日,美國的核管會(NRC)在對第四代核電站技術進行安全評估時,“幾乎假設倒霉的操作員把所有能犯的錯誤都犯了一遍,同時還趕上天災(地震或海嘯)。”
三哩島事故當時在美國引起的恐慌,還與當時剛剛放映過的電影《中國綜合癥》有關。這部簡·方達主演的電影講述一位女記者偶然拍到某核電站控制室發生了名為“中國綜合癥”的故障,而核電站則繼續在事故隱患沒有完全排除下發電……這種中國綜合癥的故障,幾乎與三哩島的事故完全類似:急救的堆芯冷卻系統失靈了,燃料將繼續被輻射熱熔化,這些熱量也會熔化包含燃料的容器,炙熱的液態燃料將在鋼容器的底部聚集。要命的是,電影設置的場景顯示:液態燃料仍會繼續變熱,它們會熔穿反應容器,破壞容器建筑的混凝土基底,穿過地殼一直向下,“直到地球另一面的中國”。
然而,會不會出現中國綜合癥中的情況,核電站在故障隱患未完全排除的情況下繼續發電?一座百萬千瓦級的核電廠,其投資一般在幾百億人民幣,建設周期一般要4-5年甚至更長,運行周期一般在40-60年,一般10-15年可以收回投資,從資本增值的角度考慮,讓它們“帶病堅持工作”,也不是個好主意。
切爾諾貝利的災難
1986年4月26日,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核反應堆事故,在前蘇聯烏克蘭切爾諾貝利村附近發生。當時,在4號反應堆進行的一個為測試反應堆安全性而設計的實驗中,鏈式反應變得越來越失控。部分是因為操作員的失誤,部分是因為拙劣的設計。反應堆的熱量使冷卻水爆炸式沸騰,炸開了反應堆的包圍容器。反應堆中用作緩和劑的碳開始燃燒,堆芯中的放射性物質被煙攜帶,擴散到了反應堆外,造成了周圍地區嚴重的放射性污染。事故導致了31人當場死亡,而據聯合國的估計,這次事故還導致額外的4000人死于癌變。事故發生后,輻射塵甚至飄散到了歐洲的大部分地區,因此,意大利規定部分農作物禁止食用,例如蘑菇。
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事故后,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通過對事故的分析和討論,確認事故源于一系列人因失誤--有意識違反操作規程:為完成汽輪機試驗不顧反應堆將進入不穩定狀態,眼看要發生事故還想把試驗做完,最終釀成了一場人為的核災難。
1986年IAEA國際核安全咨詢組提交的《關于切爾諾貝利核電廠事故后審評會議的總結報告》中提出了“核安全文化”概念,并在進一步的報告《安全文化》中明確了此概念,即“安全文化是存在于單位和個人中的種種特性和態度的總和,它建立一種超出一切之上的觀念,即核電站的安全問題由于它的重要性要保證得到應有的重視”。“安全文化”這一術語的內涵十分豐富,其含義的本質是在核電廠內營造一種氣氛,通過管理工作的不斷努力,使核電廠整個集體和每個人都處在一個重視并嚴格貫徹各項安全要求的環境中。核安全工作不僅僅是安全工程師的事,也是直接或間接地與每一個員工密切相關的工作。安全文化的培育,必須從高層做起。對于核電廠廠長來說,培養安全文化是第一位重要的工作任務。

实况8中超风云 南海彩票网七星彩论坛 福彩大乐透怎么玩法 如何购买股票操作流程 浙江快乐12分布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百度 十一运夺金人工计划 江苏快3购买 新加坡股票指数 江西时时彩作弊 广西快三推荐 场外配资 今天山西快乐分走势图 手机真实可靠的赚钱方法 股票分析师工资 云南快乐十分一定牛遗漏 天津福利彩票官网